江西时时彩二星玩法 江西时时彩最长组三 江西时时彩今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江西时时彩万能码 江西时时彩哪里购买 江西时时彩走试 江西时时彩中奖事件 江西时时彩组选2遗漏 江西时时彩记录 江西时时彩独胆技巧 江西时时彩哪里购买 江西时时彩每天到几点 江西时时彩三星走势 江西时时彩福彩 江西时时彩开奖视频直

男权意识的载体

论文核心提示:

 摘 要:曹禺在他的戏剧中塑造了一系列性格鲜明、栩栩如生的女性形象。但是作为男性创作主体,他所塑造的这些女性形象,表达的首先是男权文化对女性世界的想象和价值判断,袒露的是一条男性自我关照?#30007;?#36335;历程。因此,曹禺以男权意识关照下的女性角色具有偏?#21015;裕?#24182;没有反映女性的本真面目。   关键词:曹禺;话剧;男权意识;女性形象

  摘 要:曹禺在他的戏剧中塑造了一系列性格鲜明、栩栩如生的女性形象。但是作为男性创作主体,他所塑造的这些女性形象,表达的首先是男权文化对女性世界的想象和价值判断,袒露的是一条男性自我关照?#30007;?#36335;历程。因此,曹禺以男权意识关照下的女性角色具有偏?#21015;裕?#24182;没有反映女性的本真面目。
  关键词:曹禺;话剧;男权意识;女性形象
  作者简介:李罡(1988-),男,甘肃天水人,天水师范学院文?#36153;?#38498;戏剧影视文学专业。
  [中图分类号]:I207.34 [文献标识码]:A
  [文章编号]:1002-2139(2012)-23-0-01
  曹禺偏爱女性人物,在他的剧作中,女性形象往往成为触发矛盾冲突,带动剧情发展的关键因素。在他的戏剧人物画廊中,给人影响最深的就是他的女性形象系列:蘩漪、陈白露、花金子、愫方、瑞钰等。这些女性,在他的男权意识视角关照下,被想象、塑造、规范成不同类型的女性形象,其中性本文世纪论文网(www.jobsx.live)提供格鲜明对照的两类:热烈、疯狂的女性形象与温厚、善良的一类最值得引人深思。
  一、热烈、疯狂的女性形象
  这一类极具个性的女性,她们身上?#21152;性?#22987;的生命力和欲望。她们敢于冲破一切,敢于摧毁一切,在她们的身上有一种原始的野性和魔性。然而,“他们已经被物化为一个个文化符号,丧失了话语权利,犹如一面被握在他人手中的镜子,
  照出的是男性自己?#30007;?#28789;渴望。[1]P52
  蘩漪是曹禺塑造的这一类女性中最具“?#23376;輟?#24615;格的一个女性。她出生于书香世家,受过五?#30007;?#24335;教育,做了周公馆的女主人后身心受着周朴园的禁锢和压制。周萍的出现,点燃了蘩漪内心深处对性爱的欲望和对自由的渴望,她开始变得不正常——即曹禺所谓的?#26696;?#21407;始的一点野性”[2]P35,她把自己的一切?#25216;?#25176;在周萍身上,她无法忍受周朴园?#30007;?#20266;却抓住了与周朴园有同样本质的周萍,这里所传达的只是作者以男权意识为中心的审美体验——女人始终是离不开男人的。“她一望就知道是个果敢阴鸷的女人。她脸色苍白……她大而灰的眼睛同高鼻梁令人觉得有些可怕。但是眉目间看出?#27492;?#26159;忧郁的……当两颊?#30007;?#31389;也显露出来的时节,你才觉得她是被人爱的,应当被人爱的,你才知道,她到底是个女人”[2]P35。曹禺对蘩漪的这段表述,是典型的男权话语,反映了作家对蘩漪这类女?#24605;?#29233;又怕的矛盾心理。一方面,他需要女人像个“女人”——要忧郁、柔弱、貌美,这样可以满足男性对女性的同情和怜爱之心,使男性确立强者权威;另一方面,他?#20013;?#35201;女人具有野性和魔性,以便代替男性实现对伦理、家庭以及社会的反抗,以此来发泄他们自己不敢宣泄的精神苦闷。
  ?#24230;?#20986;?#20998;?#21518;,曹禺在?#23545;?#37326;》塑造了花金子并赋予花金子蛮性的生命力,这使她拥有比蘩漪更“疯狂”更具有反抗力的个性。当她与焦大星打情骂俏、主动亲热撒娇时,便以“蛇似的?#25351;?#25720;他的?#22330;?#24515;和头发”[3]P20。作者笔下展现的花金子,就如一条极具诱惑力的蛇。一个有欲望的女人始终不能像一个有欲望的男人那样得到认可,而?#19968;?#35201;背负着不道德的谴责。于是,曹禺在传统的男权意识的趋势下对仇虎和花金子进行了不同形式的“拯救”。
  二、温厚、善良的女性形象
  弗洛伊德说:“一个幸福的人是从来都不会幻想,幻想只发生在愿望得不到满足的人身上。幻想的动力是未满足的愿望,每一?#20301;?#24819;都是一个愿望的满足,都是一次对令人不能满足的?#36136;档男?#27491;”。[4]P31-32
  婚姻家庭的失败,使曹禺的女性世界也从此变得温柔、贤淑、仪态万方,如愫方、瑞珏、呜风等。在她们身上凝聚着传统的美德,她们知情达礼,善解人意,忍辱负重,富有?#26800;?#31934;神——即为她们所爱的男人们?#26800;!?#36825;类女性,是曹禺心中的完美女性,也是他的理想爱人,更是男人心中的理想爱人形象。
  《?#26412;?#20154;》中的愫方,就是曹禺理想的寄?#23567;?#22312;作者笔下,她内外兼美,富?#24418;?#29298;精神,忍耐,无私忘我的照顾他人。她是一个典型的好女人,也是一个失去自我的女人,她为了那种模糊无望的爱情而苦苦守候着,“他走了,他的父亲我可以替他伺候,他的孩子我可以替他照料;他爱的字画我管,他的鸽子我喂;连他不?#19981;?#30340;人我都觉得该体贴,该?#19981;叮?#35813;爱,为着——为着他所?#35805;?#30340;也都还是亲近过他的!”[2]P555,而且,在她的这?#32844;?#24773;后面,还有她的一套人生哲学——活着就是为着别人快乐,才能获得真正属于自己的快乐。
  相比愫方,《家》中的瑞珏更加脱离?#36136;担?#21487;以说她更能代表作家对完美女性的想象。这样一个集端庄、纯真、厚道、温婉、哀愁于一身的女子,她对待爱情,更是一种放弃自我,牺牲自我的奴性之爱。
  愫方、瑞珏,她们美丽、漂亮、贤淑、服从、忘我牺牲的“美德?#31508;导噬鲜?#20316;者刻意塑造的,“她们是男人的镜子,是男人作品中的审美对象,反映着男人的审美理想;她们是男人的财产,标示着男人的贫乏或富有……总之她们是作为种?#27835;?#21697;,?#20998;?#30528;男人作为主体的存在和地位,她们隶属与男人,屈从于夫权和父权,从不被?#24066;?#26377;自己的思想和生活”。[5]p41她们并没有反映女性真实的自我,只是作家男性中心意识阴影下一群没有生命力的傀儡人物。
  总之,曹禺所塑造的女性形象,都体现了男作家对女性的塑造、规范和压抑,展示了男权意识对女性的审美理想和价值判断。在这些女性身上都深深烙有男权意识的烙印:热烈、疯狂的一类女性形象作者“虽然高扬了女性主体意识,在相当程度?#31995;?#35206;了男权道德,?#24202;?#20813;在另一个层面上改头换面地表达了男权文化消费异性的非人观念”[6]p117。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发展进程中形成的社会秩序是男性?#32426;?#27835;地位,尽管五四启蒙运动以来,女性意识逐渐觉醒,他们开?#32426;?#24773;女性的苦难遭际,而真正符合现代男性心目中的完美女性标准的却是温厚、善良的女性形象。因此,曹禺笔下的女性形象只是男权文化和生命体验的载体,并没有充分反映出女性自身的生命真实与生命欲求。
  参考文献:
  [1]、 孙媛.女性悲剧与男性梦想一一论曹禺前期剧作的女性形象[J].唐山学院学报,2005,1.
  [2]、曹禺.曹禺选集[C].?#26412;?#20154;民文学出版社,2002.8
  [3]、曹禺.原野[C].?#26412;?#20154;民文学出版社,1999.9
  [4]、 弗洛伊德.张唤明译.弗洛伊德论美文选[C].上海:上海知识出版社,1985.
  [5]、 伍尔夫.一间自己的屋子[M].转引张岩冰.女权主义论[M].济南:山东教育出版社,l998.
  [6]、 李玲.中国现代文学?#30007;?#21035;意识[M].?#26412;?#20154;民文学出版社,2002.

 
艺术理论快速发表服务   本中心提供艺术理论发表服务论文?#33805;?#21457;表,论文指导服务 专业水准,发表全程跟中服务,。
期刊类别多?#21448;?#26399;刊都发表,省?#32771;丁?#22269;家级、核心期刊、EI、会议的职称论文发表。
王编辑 : “王编辑QQ”:375623535   张编辑 : 张编辑QQ在线:812445863

文章类型:艺术理论发表及相关期刊?#33805;?/a>

更多

[本论文关键字]:

江西时时彩改开奖时间
江西时时彩二星玩法 江西时时彩最长组三 江西时时彩今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江西时时彩万能码 江西时时彩哪里购买 江西时时彩走试 江西时时彩中奖事件 江西时时彩组选2遗漏 江西时时彩记录 江西时时彩独胆技巧 江西时时彩哪里购买 江西时时彩每天到几点 江西时时彩三星走势 江西时时彩福彩 江西时时彩开奖视频直